駁斥美國眾議院
偽善的美國人很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中國老百姓當下因改開所發生的悲劇諸如唐福珍自焚、楊元元上吊等他沒興趣;反而對二十年前發生在北京天安門的一場風波關切不已,
而且是由國會出面。
今年六月三日美國眾議院以三百九十六票對一票的壓倒性票數,通過紀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決議案。它呼籲中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國際紅十字會協助下,全面獨立調查天安門鎮壓真相。並敦促中國釋放所有因六四事件遭監禁的政治犯,停止騷擾活躍異見人士,包括《○八憲章》聯署者及天安門母親等。這就是美國的粗暴、無理,天安門廣場歸美國聯邦政府管轄嗎?
中國政府依法對各別中國公民行使司法權關美國人屁事!美國意猶未足,
眾議院又特意在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十週年當日,以410票贊成、21票棄權、1票無效,大比數通過敦促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決議案。
對美國一而再藉人權幌子公然干涉中國內政的霸權心態,我想到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中國人權研究會副會長喻權域在紐約中國總領事館記者招待會上的談話: 「《獨立宣言》上講人權,第一條就是生命權。我告訴大家二個數字:一九九四年,美國的人口死亡率是百分之八點五五,中國的人口死亡率是百分之六點四九。 我是第一次來美國,這次在華盛頓、紐約,有一個現象令我非常痛心。經濟這麼發達的美國,到處都是無家可歸、露宿街頭的人。這麼冷的天氣,就睡在街頭公園旁邊。這就是人權問題哪! 你在中國能看得到這種狀況嗎?在中國的北京街頭,你會看到睡在露天地上、長年在那兒過夜的人嗎?沒有這種狀況嘛!」
「中國每年無家可歸、流落街頭的有十五萬人,而美國,根據美國柯林頓政府自己公布的數字,是每年七百萬人無家可歸,其中露宿街頭的二三百萬。你美國有什麼資格來指責中國呢?」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日, 美國華盛頓東南部發生大雪,冷到零下十八度, 據美聯社報導,凍死一百三十多人,後來美國政府的外交官告訴我是凍死了八十多個人。就算是八十多個人吧。我看到後非常痛心,馬上調查北京有沒有人凍死。 北京和華盛頓是在同一緯度上,我們人權研究會在北京市的民政局、公安局、火葬場調查,結果發現北京市沒有一個人凍死。不但一九九四年沒有凍死一人,已經若干年沒有凍死一個人了。今年美國紐約一帶大風雪,凍死多少人?你們比我清楚。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日,在美國的首都附近凍死了八十多個人,十天以後,一月三十一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人權報告說中國人權問題嚴重,要受到譴責。
我想請新聞界的朋友來評一評,這有道理嗎?」如今堂堂美國國會無視中國主權,這樣大剌剌的幹將起來,
有道理嗎?
天安門事件發生於一九八九年,美國人似乎忘了一九九二年自己國家發生了什麼醜事?
那就是柯林頓在其回憶錄《我的人生》提到的洛衫磯大暴動:「四月二十九日,即賓州初選後第二天,洛衫磯發生暴動,原因是鄰近的范杜拉郡一個全部由白人組成的陪審團,將涉嫌圍毆一名黑人的四名白人警察判處無罪。被打的黑人男子羅德尼·金一九九一年三月間被打,過程被一名旁觀者用攝影機拍下,所拍的錄影帶畫面後來在全美各地電視台播出,其內容顯示金恩被警察攔下後並未反抗,卻遭到一頓毒打。這項判決引燃當地黑人社區的怒火,他們長期以來覺得洛杉磯警局充斥種族偏見。在洛杉磯中南區三天的暴亂中,超過五十人喪生,兩千三百多人受傷,數千人被捕,
搶劫和縱火造成的損失超過七億美元。」
當時《印度斯坦時報》評論說:「美國政府威脅第三世界國家要把它們的人權記錄與援助掛鉤,本周在洛杉磯發生的暴動一定使它非常尷尬。」 、「這事應當提醒華盛頓,像搞慈善事業一樣,民權也應由自己國內做起。」、「事實擺明,儘管數十年不斷為公民自由鬥爭和進行司法改革,美國仍可悲到連起碼的種族平等都無法給予。」 、
「美國應當把暴亂視為一個拋掉自滿的機會,並認真內省它在國內與國際上長期以來力圖迴避的問題────公平、正義、自由和歧視、及如何賦予生活在一個不平等社會中的窮人和下里巴人以人的權利。」說什麼要中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國際紅十字會協助下,全面獨立調查天安門鎮壓真相,洛衫磯暴動亡魂中,至今仍有二十二人死的不明不白。
美國官方何曾就那慘死的五十三條人命給個公開的交代?
至於所謂政治犯問題,
目前關押二百三十萬人的美國監獄中,難道沒有被迫害的人權工作者嗎?關注百姓權益的美國<救援人民運動>(Bail Out the People Movement)在今年九月的匹茲堡 G-20 峰會期間,就呼籲釋放一位黑人政治活動家兼新聞記者 Mumia Abu-Jamal────一位大概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政治犯 ,名列賓州待決死囚已有二十七年之久。過去十四年,他被關在離匹茲堡五十哩、安全房護極佳的 SCI-Greene 小牢房裡。
他是美國種族主義體現在警察暴行、司法不公及政治壓迫的犧牲品。
就在這個月,<救援人民運動>又以緊急狀況要求大家線上簽名支持:
(一)撤銷所有對 SHARON BLACK-CECI, STEVEN CECI AND PATRICK ALLEN三人的控訴。
(二)停止所有對政治活動家的政治攻擊。 原來 SHARON BLACK-CECI 這位白人婦女跟她先生 STEVEN CECI 一直為反種族主義及窮人權益奮鬥不歇。在遭長期監視後,巴爾的摩警方在十二月九日早上把二人從家中拖走,
罪名分別是意圖販賣持有大麻及單純持有大麻。早在十一月十四日趁他們二人赴紐約參加勞工權益會議,警方即以捕風捉影的據報有海洛因從渠住處售出,強行破門而入,
將一位室友 Patrick Allen 逮捕,並任意破壞該處所。他們認為這不單是對彼個人的攻擊,
而是對所有為建立社會和經濟的公正與和平而奮戰的活動家與組織的攻擊。回想二零零二年五月,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胡錦濤訪問華府。當時的眾議院民主黨領袖裴洛西遞交一份聯名信給胡錦濤,
要求中國釋放異議份子,被胡錦濤當場拒絕,並調頭提前離去。 七年後,
由裴洛西領軍的眾議院對自己國家被迫害、監禁的政治犯不聞不問;
反倒要求中國釋放這個或那個,
中國政府或人民怎會接受呢?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美國人放明白點!
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一樣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決議你們該釋放那位政治犯,
或者比照天安門模式,
決議要求美利堅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國際紅十字會協助下,
全面獨立調查印地安人被種族滅絕、
黑人被奴役迫害、
及華人被歧視虐待的真相。
 

 

.
創作者介紹

The Verve

quuac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